注册并扫描二维码
免费送会刊
行业分析

秦海岩谈“风机价格战”
来源:风芒能源  2020-12-28 14:22:29
本文阅读次数:379

原文:http://chinacompositesexpo.com/cn/news-detail-12-10325.html       2019年排行中国第十的整机商三一重能打响了中国风电历史上的第三轮风机价格战。

       标志性的事件是:12月15日,华能集团北方上都600MW风电项目的投标中,三一重能5兆瓦投标机组报出了3101元/KW含塔筒锚栓的历史低价。

       这个价格在业界引起强烈的讨论。部分整机商对风芒能源表示:第二轮风机价格战的后遗症,到现在都没有完全摆脱。低价竞争属于扰乱市场的恶意竞争。

       价格战还在持续升温。12月18日开标的山东能源阿拉善400MW风电项目中,上海电气4.5MW机组报出2750元/KW的最低投标价,而山东中车更是以3780元/KW的报价刷新了3MW级别的报价底线。其中有6家报价低于3000元/KW,意味着越来越多的整机商参与进价格战。

       令业界震惊的同时,也让人好奇,这一轮价格战何时探底,以及低到什么程度?更有人好奇,3060的远大目标下,以后年年都是抢装潮,为什么还要打价格战?

       “平价时代,降价既是必然,也是必需。”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秦海岩认为,“平价时代,势必导致竞争的加剧,降价是必然的,某种程度上也是必需的。但降价一定是度电成本的下降,是靠投资综合成本的下降,和发电量效率的提升,而且发电效率的提升投入产出比更大,绝不是只有设备降价一条路。”

       谁的“价格战”

       “没有底价的概念。”秦海岩向风芒能源表示。

       对比上半年突破4000元/KW 的历史高位,风机价格在下降已经成为一个很明显的趋势。

       “旧的产品和技术只会被更替掉,所以单以低价就扣低价竞争的帽子诋毁是片面的,要看低价是如何做到的。如果是技术等方向上做到的进步,同时确保了产品的质量和性能,那应当受到敬佩,平价时代需要这样的担当。但反过来,如果以牺牲产品质量和客户利益,葬送行业前途与信誉的低价,那人人喊打也不为过。行业对此应该做到有效识别与控制,守住质量标准底线。”秦海岩认为。

       有别于前两场风机价格战的驱动力是市场萎缩,新一轮风机价格战的发生背景:“30·60”碳中和目标发布后,习近平在气候雄心峰会上发言表示,到2030年风电、太阳能发电总装机容量将达到12亿千瓦以上。

       在这样的宏大背景下,市场容量并不是这一场价格战的驱动因素,平价才是。从这个角度来说,新一轮风机价格战,可以理解为平价时代洗牌期下的优胜劣汰。

      其次,尽管前景广阔,但在总量划定的情况下,风电不可避免的会跟光伏存在市场竞争的关系。12亿千瓦如何分配?只有通过技术创新,风电实现更低的度电成本,更高的发电效率,它才会掌控更多的话语权。

       光伏降本主要依赖降低设备成本。“过去十年,光伏发电的成本下降超过八成,成本下降越来越难。就像挤白菜水一样,刚开始很容易挤出很多水,但后面每挤出一滴水都很困难。”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王勃华表示。

       而风电降本路径,最主要来源于发电效率的提升。

       “依托于先进控制技术和材料科学的进步,过去十年风机的风轮直径不断突破,十年前主流风机的风轮直径是77米,现在已经达到156米。根据统计,风轮直径增加到原来的2倍,相同容量的风机的发电量是十年前的发电量的3倍左右,即使在风电场造价下降不多的情况下,度电下降到原来的50%。现在国内外已经出现200+的风轮直径,可以预计未来3—5年,相同风电场的发电量将会再增加为现在的3倍左右,度电成本再降50%。现在西部,西北部现在大概2—3毛/度,5年后降到1—1.5。中东南部现在4毛左右,5年降到2毛。海上近海5年左右降到3毛,远海8年左右到3毛。这还没有包括风机可靠性和基于大数据人工智能的全生命周期管理等技术应用带来的叠加提升效应!风电发电量增长的投入产出比有很大经济性,只要研制出更长的叶片,发电量就能成倍的增加。而且随着技术进步短期是到不了天花板的。风电度电成本的下降最主要的贡献来自于发电效率的提升,不仅是造价的下降。所以,风电未来,持续降本空间更大。”秦海岩介绍。

       站在整个可在生能源的角度来看,这场价格战“价格战”并不是整机商相互之间,而是风电与光伏之间的降本较量,市场争夺。

       降本是必然

       “2021年之后,内蒙古平价风电项目综合造价将会控制在6000元/KW以内。折算成度电成本差不多每度电0.25元。”内蒙古某开发商向风芒能源表示。

       根据今年的招标情况,明年三北平价风电基地的主流风机还是3MW机组,以今年3100元的价格来衡量,风机成本将占据总成本的50%以上。

       在这个基础上,有整机商表示,风机将承担接近35%的降本任务。

       在降价和降本成为共识的基础上,整机商的降本需要全产业链协同应对。以2019年的数据为参考,整个风机成本中,叶片、塔筒和机舱罩的成本占比最高。因而,叶片、塔筒等将承担对应较多的降本压力。

       “我们时刻准备着。”面对新一轮风机价格战,中材科技风电叶片股份有限公司技术副总监鲁晓锋向风芒能源表示。

       他认为,价格从来没有单纯的市场驱动或者技术驱动,价格是市场和技术以及价值共同作用的结果,价格波动围绕价值展开。面对价格波动,我们的重点在于如何降低成本,包括技术成本以及管理成本等。

       “材料成本和制造成本,与设计密切相关,这是中材非常有优势的地方,我们设计团队建立时间长,和制造结合更加紧密,能够在满足客户需求的前提下,设计用料更省,更易制造。管理方面,我们很早就注重劳动生产率的提升,并一直在抢装期就进行控制。所以,抢装期我们没有太多的基地扩充和人员扩充,而是充分挖潜,不断寻找和建立下一个竞争优势。”鲁晓锋表示。

       作为风机产业链上的一环,齿轮箱占整个风机成本约15%左右。风机价格变动势必会波及全产业链,我们需要应对的,就是不断优化技术,完成平价时代的降本大任。"从事齿轮箱研发制造的湖南南方宇航高精传动有限公司内部人士表示。显然,相对于业界“低价”的褒贬不一,产业链上游企业思考更多的是如何应对。 文章来源:http://chinacompositesexpo.com/cn/news-detail-12-10325.html